偶然?记华府220游行归来 作者:逍遥林(马州启明星中文学校学生家长)


逍遥林    02/23     6313    
4.5/2 

两年半前,在华盛顿纪念碑前抗议Jimmy Kimmel辱华,ABC的道歉真心假意难分,就算是个孤立事件,没有后续。两年半后,为梁警官重聚纪念碑前,声势浩大多了,全美遍地开花,华人拉出了不一样的架势。

 

两年半来,加州SCA-5,哈佛录取是否设有种族线,华人教授或联邦研究员是否容易被FBI起诉,都引起了探讨,但是没有一个引爆点。每一个事件都不太一样,或明显或隐晦,不好说整个社会歧视你亚裔或是华裔,但是有一点大概可以成立的 ,那就是:必要时,找不到更完美的出路时,华人是expendable的,这字不太好翻译,勉强说,就是比较好欺负的。

 

这个是有历史的,三十年多前底特律的陈果仁案,残酷的元凶在多年后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,如果陈果仁是AA法案定义下的“少数族裔”,恐怕早就打砸抢了,同时美国司法也很难如此仁慈,如此纵容吧。更远的,一百多年前的铁路华工,受尽冤屈,早成了尘封的历史,几乎无人知晓,不像黑奴採棉花人人朗朗上口。稍后迎来的排华法案,一上马50年不变,到二战后期才取消。民权运动兴起后也没有正眼看看这歧视的法案,一直到2012年国会才通过决议案表示遗憾,注意,是遗憾,不是道歉,但起码口头上认错了。这个受害族裔是没有想过搞个类似AA的东西来做实质补偿的。

 

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,我也同意,那就让我们聚焦到现在。如果梁警官是黑人,他会被起诉吗?起诉后会被定罪吗?如果真被定罪了会是怎么一个风起云涌的景像?那场景谁来收拾?谁敢收拾?媒体还能轻描淡写?总统还能不再认个新的干儿子?

 

所以划一标准的正义才是我们追求的正义,而不仅仅是既有体系运作下的司法正义。那里头操作的空间,倾向于把社会沉默和弱势的一方牺牲掉,为了修正这个不公平,我们要站出来,是为了梁警官,也是为了我们自己,为了我们的后代。

 

这种不公何止在司法系统,社会舆论也常见。DC的游行明明是上千,就有媒体要说成几百,纽约的游行明明是数万,偏要说成上千。不要跟我说媒体估一个保守的数字是追求真实的体现,现今主流媒体没品没德怕才是真正的现实,而且这种低估也是有选择性的,若非裔来个大型抗议,他们敢低估吗?大家用良心说话。

 

雅虎上有个评论说要华人先证明有为美国打仗及牺牲的决心,这种貌似合理的言论最可耻,话讲得多么义正词严啊,但是,这种人会拿如此高标准去要求其他族裔吗?对非法移民的讨论在网上成千上万,我看过不少却从没听过这要求,为什么一讨论我们老中的事,这种轮调就出来了,真是巧啊!别说非法移民了,连对考虑吸收的中东难民也没这个要求。与其说我们是模范族裔,不如说我们是“被”模范吧。

 

很多华人也还挺享受这种被模范的感觉,说我们别闹了,别惹的白人或黑人兄弟不高兴,不带我们玩了,我们要学犹太人云云。这些论点不值一驳,会相信这种观点的人我们再驳他们也不会改变,尤其那些常是高大上的成功人士。我只能讶叹这些华人自我洗脑得厉害。

 

既然如此,既然这个族裔惯于沉默,挺会自我洗脑,怕得罪别人,多数社区领袖办办烧烤还行,组织维权活动就要看上级或主流风向。倘若我是社会整体资源的最终分配者,也会在必要时牺牲华人,最多心里默默说句:抱歉了,我不是故意的,现在问题解决不了,你们先委屈下吧。

 

各位不妨看看周围的同乡会,校友会会长们,如果很不巧是那种只愿意办聚餐联欢的,缩头缩脑看风向的,夸夸其谈只发新闻稿不做实事的,那么请在下次选举的时候让他们下台。华人还要依靠这些讲好听点以和为贵,讲难听点奴性重的侨领多久?依靠多久华人命运改变不了的情况就会持续多久!

 

大家有没有想过,两百年前美国白人把黑人运来採棉花,整体社会到现在还内疚的不行,与如今的“圣母”心态息息相关,然而把华人搬来建太平洋铁路,死伤殆尽,知者渺渺,却一点内疚感都没有,有些人要求你忠诚奉献还理直气壮。为什么?你希望这种景况持续吗?重演吗?

 

一个个“偶然”,投影在你我的波心;一个个苦涩的错误,你我倾向于淡化它,当做偶然,当做别人的事,继续耕耘那一亩三分地,当然可以,但是那就逃不了关键时刻被当做expendable一群的命运。往者已矣,尽管目前华人在争取民权上只有落寞的身影,这次220游行不同了,有更多具社经实力的新移民加入,有更觉醒的意识,有微信平台当工具,有锻炼新一批华人领袖的场合,新的契机出现了,希望这是华人民权运动的新章。